爱作死的九九九

万年冷cp控( ‘-ωก̀ )爱嘉靖爱宝国

忍不住想要作死的手,喵耳好像不是一个大小(不管了),想撸x

熜喵子:听说你想撸朕?

关于熜女神和他的猫ฅ^•ﻌ•^ฅ

无意间在贴吧看到了“虬龙柏”,原来熜哥还有一只名叫“霜眉”的爱猫,据说通体青色,眉毛亮白亮白的(这猫好漂亮(*ΦωΦ*)),很有灵性,跟熜哥行影不离,还陪他睡觉(羡慕,我也想(:з」∠)_
后来霜眉死了,熜哥伤心了很久,一连几天不吃不喝就要猫。(默默脑补一下熜哥任性地撒娇打滚)
这猫就葬在景山的一颗虬龙柏树下,还立了个碑“虬龙冢”((:з」∠)_有福啊),看来熜哥也是个猫奴,熜熜让我做你身边的一只猫吧!(ฅ´ω`ฅ)

没有海嘉的粮我要饿死了.._:(´_`」 ∠):_ ...

在贴吧里看了一下之前大佬们对1566的解析,真心觉得熜哥这个人精好可怕.._:(´_`」 ∠):_ ...

原来张居正和熜哥都是湖北的啊Õ_Õ

【海嘉】莫愁湖畔杨柳依

背景是熜哥仙去后。与 @裤衩儿 太太剪的诉衷情有相似处|ω•`)原来想改的,可是已经写了|ω•`))总之我要抱着这个小天使不撒手(ฅ´ω`ฅ)
感觉自己都快写成聊斋了,自动脑补了一万字的“人鬼情未了”和车x
相信我这是糖x
本故事纯属瞎扯,与历史及真人都无关(ÒωÓױ)(还有我是个历史小白|ω•`))
  
  
  早春的风依然是沁着寒意的,穿过窗子,却带进了一丝庭院里的松柏之青。
  此刻已是掌灯时分,海瑞伏于案台,持笔书写。青灯明灭,映照着半苍两鬓,及其略显憔悴的面容。仅管疲惫,却不能歇,也不敢歇。皆因停留之际,思念顿生,只觉先帝音容宛在昨日。可昨日已逝,万念俱灰,以至心如刀绞,肝肠寸断。为化悲伤,只能是任己劳累……
  倏然间,一阵风吹灭了烛火,屋内顿时漆黑一片。海瑞停笔,抬首望去,只剩帘外孤月。银辉泻下,清冷幽寂。寒风习习,庭前树影斑驳,摇曳中如同鬼魅。虽说子不语怪力乱神,但海瑞却希望这世间真有鬼魂。
  怅然失落,甚感无奈,只得起身将蜡烛点燃。也不知为何,他点一次风便灭一次,似乎成心与其作对。海瑞这厢也与它较上了劲,便将窗扉具合,暗想这回无风,该是能着了。隧至案前,擦燃火柴,小心翼翼地点上。霎时烛光昏黄,顿感暖意。点完后海瑞正欲回座,还不曾移步,屋内却再次归暗。
  海瑞愣在了那,看着空落落的屋子出神,低喃自语:“无风无影,何故自灭……”忽感后颈一阵阴冷,似有风拂过。顷刻又感异香扑鼻,恍惚间,竟东方已白。
  醒来时,海瑞只觉双臂酸麻,定睛一看,自己原是趴在案上睡了一夜。蜡烛还剩一半,窗外是春光甚好,只眼下却莫名感到心口压抑,便想着出门走走。
  启扉出行,至一处。湖光山色,百岛峻秀,柳岸风影,竟不知是何地。左右无人,只柳下立一少年,青丝如瀑,素衣胜雪。忽而风起,少年回首,其神色孤傲,眉宇间像极了先帝!
  海瑞怔然……
  若非此时清醒,概以为黄粱一梦。世间竟有如此巧合之事,不免暗自惊叹。
  在少年凝眸注视下,海瑞身不由己地向他走去。
  少年眨眨眼,礼貌地向这个陌生老者稽首。
  海瑞自是不敢受,还礼,“敢问公子,此地是何处?”
  少年:“莫愁湖。”
  海瑞思忖,先皇故里有莫愁湖,南京也有,不知此莫愁为哪方莫愁?
  “君何以面色愀然?”
  少年的突然发问让海瑞一愣,他笑了笑,“如何见得?”
  少年:“相由心生嘛。尔不像游玩之人啊。”
  海瑞承认,自己不过是随处散散。
  少年忽然持其手,“吾似与君有缘,不妨一叙。”
  海瑞:“如此甚好。”
  二人携手过木桥,同登岛。岛上树木从生百草丰茂,亦有一楼一台,楼为“白雪楼”,台为“阳春台”,二者隔水相望。雕阑画栋,飞檐临空,燕语莺啼,烟波醉软。此等春光,真无限之妙。
  海瑞随其登白雪楼之阶。这时少年倏地回身:“回头看。”海瑞回头,只见桃花满天,一片簇红。震撼之际又略有疑惑,来时不曾见得半分英,如何眼下竟盛如雾霭?
  少年又道:“莫愁湖曾名‘桃花村’。诗经有云‘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’。世间最美,不过如此。”凝望桃花,少年嫣然,又似凄然。
  世间最美,不过伊人笑靥。
  少年看着桃花,海瑞看着少年。
  “海大人这样我可吃不消。”
  海瑞这才发现自己失态了,却又不解:“公子认得我?”
  少年转身:“闻名于世的海青天海大人,何人不知?请吧。”说着伸手相邀。
  入白雪楼,临栏处有佳肴一桌,虽说是佳肴,却也不过两盘菜一壶酒。
  二人落座,少年斟酒,谈吐之间,甚为融洽,似故人重逢。不知不觉,已金乌坠江。
  不多时,天边有仙鹤云游,徘徊楼外。少年叹道:“这是来接我了。”说着一只仙鹤飞了进来。
  海瑞大概已知晓其中端的,不惊不疑。他看着少年,眼中不舍。忽而一阵狂风骤起,那少年与仙鹤已俱无踪迹。
  似梦似幻,亦真亦假。
  海瑞惊醒时,夜已至深,红烛余半。身上不知何时盖了一件褐色大氅。回忆梦中所遇,不甚惆怅。今昔何昔得遇子,从此人去楼空,红尘绝矣。海瑞仰天,欲哭无泪。
  隆庆三年夏,海瑞罢官回乡,途中路过莫愁湖,回想那日的梦境,不甚心哀。
  夏雨绵绵,碧波荡漾。海瑞撑着油纸伞,漫步于湖边。眼前之景与梦中无差,阳春白雪遥遥相望,兰亭宫里楚风依旧,只是岸边柳树下已没有了那个四十多年前的少年。
  ……
  昔我往矣,杨柳依依。
  今我来思,雨雪霏霏。
  行道迟迟,载渴载饥。
  我心伤悲,莫知我哀!
  
  ——完——
  
  
  
  我终于写完惹~o(〃'▽'〃)o!!!顶着锅盖逃x
  嗯……文中的少年到底是哪个时期的熜哥我也不清楚(:з」∠)_随便看看就好,莫要细究(=`ェ´=;)ゞ

海嘉的那篇文我终于码完惹(。>∀<。)!!

昨天看优酷上的大明王朝,惊奇的发型画面大了不少(ÒωÓױ)!!!开森!全程舔女神的颜乀(ˉεˉ乀)

最近的脑洞简直丧心病狂(。ŏ_ŏ)
幻想一下女神死后投胎成海大人之妾,然后继续红颜薄命,体验一下底层百姓的各种苦日子……贼特么虐(为什么我好兴奋x)要是还带着前世记忆就更好玩了(可他前世太聪明太鬼畜了)

我觉得我要是真写出来肯定会被打屎(๐•̆·̭•̆๐)

我翻遍史书,只为在字里行间寻找你的身影(:з」∠)_